历史

壹個癌症患者嘚抗争

2019-05-16 00:24: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叫李惠琴,今年57岁,是北京邮电设备厂的退休职工。和很多城市的普通女工一样,我曾经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个美满的家庭。日子虽然平淡,但我却感到十分幸福。

不幸是从10年前开始的。1994年的一天,我在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右乳房上方有个鸡蛋大小的硬块,到医院一检查,医生确诊为乳腺癌,很快把右乳切除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几乎崩溃。

“我为什么这么倒霉呢?”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实在想不开,常常暗自落泪。丈夫和兄弟姐妹一次次地劝慰我:在疾病面前,哭是没有用的,不管花多少钱,我们一定要给你治好病。

在丈夫和兄弟姐妹的劝慰和关心下,我慢慢变得平静了,心情也逐渐开朗起来。得病之前,我是个性格内向的人,除了同事和家人,我很少与外界交往。丈夫担心我思想压力太大加重病情,便带我外出散步,去居家附近的河边公园学跳舞。

我从来没跳过舞,起初总是跟不上音乐的节奏,但我一点一点地练,逐渐有了乐感,舞步越来越自如,人也越来越自信。在伴着轻快的音乐跳舞的时候,疾病早被我忘到一边去了。

对健康生命和美好生活的向往激励着我。很快,我就和很多来跳舞的人交上了朋友,不少人看我跳得好,反而拜我为师了,几年中,我一共教会了50多人跳舞。在跳舞之余,我还和舞友们谈家庭、谈工作、谈人生、谈未来,慢慢地,我的心胸开阔了。在那短短的几年里,我感觉自己不幸的生命,再次笼罩在幸福的阳光下。

然而,阴魂不散的癌魔又一次袭来了。2001年秋天,我突然咳嗽不止,一开始以为是感冒,可是喝了不少止咳药,就是不见好转。丈夫带我到中医院看专家门诊,专家说我是原发性肺癌,只能活20多天了,对我丈夫说:“她想吃什么给她做点什么,这个病不太好办了。”离开中医院,我丈夫四处打听,得知做伽马刀手术痛苦小,是用激光打,不用开刀,于是就带我到海军总医院做了伽马刀手术。这次手术后,我感到身体虚弱了。可我没有屈服,不能跳舞,我就到舞场听音乐,看着舞友们跳舞;有时自己坚持走路锻炼,同时用中药调理。

但是,药物的作用毕竟有限,2003年4月,我因为呼吸困难,又住进了医院,医生又说我顶多还能活6个月,这是我被第二次判“死刑”,但我还是挺过来了。到了年底,我感到说话吃力,声音开始嘶哑,经常憋得上不来气儿,吃饭喝水都成了问题,通过照片子才知道,原来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左胸和声带。今年1月15日,我再次住进北京协和医院呼吸科。医生说我的胸腔有大量积水,癌细胞已经扩散。呼吸科王孟昭主任和季颖群大夫千方百计给我治疗,减轻我的痛苦;同时让家人做好思想准备,说我随时有生命危险,这时,几个月未见的大哥突然来了,给我送来了一套漂亮的中式棉衣和棉鞋;小弟弟买了褥子、枕头,悄悄放在了我的病床下。从家人的神情中我感觉到死神快要来了,我知道怕是没有用的,我和亲人不是一起来的,也不可能一起走。在生命的一刻,我决定把一切痛苦压在心底,不能在亲人们面前流露半分。我挑选了自己喜欢的一张照片,让丈夫放大用做遗像。我还告诉家人:我死后不要买骨灰盒,不要买墓地,就把骨灰撒在河边公园的松树下,因为就是在那里,我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

现在,医生还在想尽办法给我治疗,为了抑制一次又一次的剧痛,医生开始为我注射强痛定。初是一天一针,但随着癌细胞的扩散,疼痛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注射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短暂。为了减少对药物的依赖及其引起的副作用,我在医生和家人的劝说下狠心戒掉了。我要用精神和意志与疼痛作斗争。至今已经10天了,我一直没打止疼针。

长期的卧床治疗还打乱了我的生物钟。因为病痛的折磨,我经常彻夜难眠,而白天却昏昏欲睡。陪护我的亲人们被折腾得精疲力竭,同病室的病友们也被打扰得难以入睡。我想,我不能再给别人增添任何痛苦了。我开始调整自己的生物钟,与疾病斗争。在夜里,除非不得已,我能自己做的,就尽量不叫醒别人。在白天,为了转移注意力,平时很少动笔的我躺在病床上开始画画、写日记、写回忆录。吃不下东西时,我常常鼓励自己,要和疾病抗争,要拼命吃,只有限度地保证身体的机能,才能更好地配合治疗。

生命是美好的,没有人愿意离去。但死神来临的时候,惟有坦然面对才是勇者。如果真的有神明,我希望苍天再次给予我一段生命――因为3月9日,是我和丈夫结婚30周年的纪念日。相濡以沫了这么多年,我和丈夫一直遗憾当年没有照一张婚纱照。我希望能够圆我和丈夫这个梦。

编后 读了《一个癌症患者的抗争》,深深为作者李惠琴感动了。一个普通女工,10年内3次被判“死刑”,仍然乐观向上、达观面对,其人其事其精神令人钦佩。

生活是美好的,也有冷酷的一面;生命是美好的,毕竟总有面对死神的一天。许多人平时勇也强也,可一旦遇到病魔、面对死神,便一下子崩溃了、瘫倒了。可是,这位女工在初时的绝症恐慌之后,是10年的抗争!直到今天躺在病床上,还想着忍住巨痛,不让止痛针“上瘾”;想着画画、写回忆录,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想着在亲人们、病友们面前保持自尊;想着坚持下去,一定与丈夫同度30年婚庆……

这是一位值得人们尊敬的患者,是一个真正的勇士!

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持着她呢?毫无疑问,不是药物,不是疗法,而是精神的力量!那么,在中国数以百万计的癌症患者中,有多少患者正在像李惠琴一样用勇气去挑战绝症、攀登生命的高峰呢?精神力量在挑战癌症中会起到那些作用,其中是不是有科学道理?下期请看本报的相关报道。

办公家具厂家
CE认证多少钱
真空泵滤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