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大豆指标紧张粮库主任一句话就放50吨

2018-11-07 12:02:11

  大豆指标紧张?粮库主任一句话就放50吨

  每经李江涛发自齐齐哈尔

  本报近日在黑龙江省克山县调查发现:豆农抱怨有豆难卖,经销商称有办法搞到指标,但很多利润进入了一些粮库工作人员的腰包。对此,当地粮食局官员坚称“不存在黑市交易指标的情况”。

  国家实施大豆收储政策,目的是保证豆农收益及提高种豆积极性。然而,在黑龙江省一些地区,大量国储收购指标却没有真正让农民得到实惠。倒卖收购指标在粮贩中间早已不是秘密,价格一度超过每吨100元。

  究竟问题出在哪里?整个收储过程中,有没有违规行为?粮库负责人有没有从中获利?

  《每日经济》近日在黑龙江省克山县展开深入调查,发现其中确实存在一些问题:豆农抱怨有豆难卖,经销商称有办法搞到指标,但很多利润进入了一些粮库工作人员的腰包。对此,当地粮食局官员坚称“不存在黑市交易指标的情况”。

  调查·豆农

  “人家就是不收啊”

  “再帮我找找人吧,只要你在县里有硬关系,就能搞到指标……”昨日,克山县一位豆农不顾生人在场,急切地打,试图通过亲友寻找销售国储粮的途径。

  “去年行情的时候,一斤能卖到将近3块钱,谁知道跌得这么快。”很多豆农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现实,去年的惜售等待,导致大量大豆压在了家里。

  随即,国家多部委联手实施大豆国储收购措施。为保证豆农收益,从去年10月至今,国家有关部门已累计下达大豆收购计划725万吨。每批国家收储计划中,黑龙江都占据了较大份额。

  黑龙江省克山县是产豆大县,销售大豆是农民们从年头忙到年尾的一件大事,但许多豆农却难以获益。

  “收国储粮的时候,我们去粮库排队,人家就是不收啊。”当地一位豆农向《每日经济》抱怨。

  “我们没有国储收购指标,全村4000吨大豆,连一斤国储粮都没有卖成。”昨日,克山县繁荣村豆农段喜琴这样告诉。

  段喜琴介绍,她所在的繁荣村去年产豆超过4000吨,可是只分到178吨指标(指第三批计划),平均每亩才合30斤。“我们把指标集中起来,让赵景春一家去卖,不料赶上下大雪,出不去,结果没卖成。到现在,我们村没有一斤大豆是农民直接卖到粮库的。”

  了解到,赵景春是当地的种粮大户,种了800亩豆地,去年收豆近百吨。他告诉,因为没有指标,近他以1.72元/斤的低价卖了40吨大豆,为的是赶快买农药和拖拉机配件。他惋惜地说:“就是按三等粮算,至少也少收入一万多元。”

  调查·小粮商

  “排队七天七夜没卖成”

  看到自家产的大豆难卖,一些豆农开始自己做起了小粮商,收集其他豆农的“毛粮”,经过筛选后,买指标出售。这些土生土长的小粮商规模较小,在粮库看来,他们仍旧是豆农。

  在克山县,就有这样的小粮商。他们一边向其他豆农收购大豆,一边通过各种渠道向粮库售粮,主要渠道就是从其他豆农手中购买指标,但这些指标很少。

  齐齐哈尔市大豆协会理事唐玉杰在克山县做这样的小粮商已有多年,她告诉:“说是卖粮,其实是为豆农服务,收粮的价格一般要比其他经销商高许多,稍有闪失,就会赔钱”。

  她告诉,今年3月收国储粮的时候,她带车在一家粮库门口排了整整七天七夜,也没有卖成。“第七天都轮到我了,就是不让我进。旁边一直有几十吨的大车进去,我当时就急得直哭,一斤1.78元收的粮,都赔死了。”

  唐玉杰说,没有办法,她只得把粮食全部转手给了别人。“人家立即让车开进去了,给的还是好价格。”

  据了解,国储收粮的标准是:三等粮(大豆)每斤1.85元,二等粮每斤1.87元,一等粮每斤1.89元。如果水分低于12%,还会再加2分8;杂质不超0.5%,又能再加2分8。从够标准的三等粮算起,每斤会有9分6的“裁判权”掌握在粮库工作人员的手中,但是,多数有指标的小粮商,一般只能卖到三等粮。

  调查·职业经销商

  通过关系可搞到指标

  相比出身豆农的小粮商来说,一些专门从事倒卖大豆的经销商似乎门路更多一些,他们总有办法搞到指标。

  事实上,因为豆多而指标少,国储粮收购指标早已成为这些经销商手中的香饽饽。

  近日,克山县一位姓高的经销商告诉,他已经很难再弄到国储粮收购指标,这些指标以前“通过关系可以搞到,每吨20元,后来涨成40元、80元,现在100元也不好买了”。

  有消息说,几天前,克山县向华乡的经销商郭荣曾向豆农透露,她给粮库的领导送过两万元,说是可以收一两百吨,但后来还是没有得到承诺的指标。昨日,就此事询问郭荣,郭荣回答说:“那是我的关系不够硬。”

  即便有关系搞到指标,但经销商似乎也有“苦衷”。

  “我们不赔就算好的了,”据一位经销商介绍,经销商以每斤1.77元从豆农手中收到大豆,并承担运费、人工费、包装费差称损耗等成本,送到粮库时,成本已经达到1.805元。但是,粮库工作人员只给他们一斤1.81元的收购价,“他直接把钱打到我的卡上,剩下的是他们去和粮库结算”。

  调查·粮库

  粮库主任通知经销商送粮

  粮库究竟是怎么收购大豆的呢?

  昨日,克山县涌泉粮库主任徐振国的外甥女冯敏告诉《每日经济》:“涌泉粮库这次没有任务,前几天我从古城粮库整了100多吨(指标),都整来粮食卖了,现在没有指标了……”

  此前,多名豆农称,通过冯敏这样与粮库领导有亲属关系的人,可以弄到指标。

  《每日经济》来到冯敏所说的古城粮库,看到这里拉着警戒线,售粮车辆未经允许不得进入。

  一辆满载30吨大豆的大卡车停在门外,车主手持“有效期一天”的乡政府指标介绍信前来售粮,粮库工作人员在查验指标介绍信和粮食质量后,开始收粮。

  这个“有效期一天”是怎么回事?

  向华乡副乡长张明成告诉,指标分到各村后,乡政府会要求各村集中出售,只有一两天时间,“过期作废”。

  对于倒卖指标的说法,古城粮库主任武守平回应说:“没有倒卖指标”,“克山县没有粮库主任会做这样的事情。”

  傍晚,一粮库主任打通知经销商:“明天你送50吨吧……”这位接的经销商当时正在《每日经济》身旁,他告诉,这50吨他不需要找指标,只管送入粮库,其他的全由粮库来办,但是,粮库工作人员只给他一斤1.81元的收购价,然后他们多数会按更高价格入库,这意味着他们坐在办公室,就可以一车暗收上万元入自己腰包,而经销商要承担卖豆产生的所有费用,“充其量是给他打工”。

  调查·克山县粮食局

  “不存在黑市交易指标”

  从2008年10月下旬到2009年初,国家在东北地区连续下达了三批政策性大豆临时储备和中央储备计划,共计数量600万吨,其中在黑龙江省计划收购453万吨,占计划收购的75.5%。今年4月,国家再次下达到黑龙江省国储大豆指标100万吨,时间持续到6月底。

  昨日,繁荣村党支部书记魏东告诉《每日经济》:“近我们没有得到指标。”

  然而,向华乡副乡长张明成却告诉:“第四批指标都分到村了,魏东肯定知道的,有指标。”

  针对大豆收储中的一些问题,对克山县粮食局副局长肖连江进行了采访。

  据肖连江介绍,在克山县,这些收储计划指标通过县粮食局分配到各乡镇,再分给各村,分到农民手中。“头两批我们没有分指标,敞开收购,有的豆农送来的粮食质量达不到国储收购标准,就不能收。后来发现农民手中还有豆子没有卖出去,这才开全县乡镇会议进行分配,每个村都有,只是分到豆农手上的指标会比较少。”

  克山县到底有没有违规倒卖指标的情况?

  肖连江说,国储粮指标被倒卖的情况“前段时间听说过”,但那都是“农民之间相互转让,是可以的”。肖连江称,克山县不存在黑市交易指标的情况,有的豆农嫌自己的指标少,会把指标转让给亲友,这是允许的。

  肖连江还谈到了指标“有效期一天”的问题,他说,以前确实有农民因为过了有效期而作废了指标。第三批国储收购,县里还被调走8000吨任务量,就是因为没有完成国储粮收购指标。

  国家粮食局官员:倒卖情况待调查

  上周,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会长、齐齐哈尔市大豆协会会长陈彦贵向《每日经济》反映,在国家大豆收储政策中,收购指标大多被经销商买走,农民很难从政策中得到实惠。

  有关部门对收购指标的管理是否存在漏洞?大豆收储政策是否需要调整?对此,对国家粮食局和中国储备粮总公司相关负责人进行了采访。

  中储粮:我们没有决定权

  昨日,中储粮总公司一位相关人士告诉,近社会上对国家收储政策的质疑很多,但中储粮只负责政策的执行,具体收储的时间、地点、数量都是由政府制定的,中储粮完全没有决定权。

  这位人士还抱怨说,在执行收购任务时,工作人员都很敬业,寒冬腊月还常常工作到半夜,因为农民排队很辛苦。其实,中储粮也接到不少正面反馈,很多农民对收储政策还是欢迎的。他还强调,并非所有粮库归中储粮管,中储粮只负责直属粮库。

  国家粮食局一位高层官员昨日在中告诉,对收购指标被倒卖一事的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尚待调查核实后才能作出回应。

  专家:建议政府高买低卖

  国家大豆收储政策启动后,将有总计数百万吨大豆收入国库,这么多大豆将来如何消化?今年4月,国家粮食局副局长曾丽瑛曾公开表示要“实现粮食顺价销售”。

  26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位农业问题专家向表示:“如果咱们还坐等别人把价格涨起来再抛售大豆,这不太可能,全球大豆近期很难大幅涨价。”

  “收储时间越长,储备成本越高,把700多万吨大豆捂在手里不是办法,较好的方法就是高价收购,低价卖出。但从国家财政的角度来考虑,这也不太可能。”这位专家说。由此可见,政府也是左右为难。

  这位专家还透露,他已多次向相关部门建议分类使用转基因和非转基因大豆。国产非转基因大豆蛋白含量很高,适合直接食用;转基因大豆单产量高,出油率高,可用作食用油。

大抓力锚
三机一体除湿干燥机
安德森空压机润滑油
卷板冲孔网
精密平口钳批发
长白山黑木耳批发
锅炉除氧剂
钢管调直除锈刷漆一体机
槽式梯式玻璃钢桥架
电力钢管杆
三维扫描服务
河南液压缓冲器厂家
废旧钢筋切断机生产厂家
生物质燃烧机厂家
尼龙输送带
大抓力锚
进口红酒批发
眼镜布厂家
武术鞋批发
铭牌标牌批发
德玛格空压机
二手真空滚揉机
不锈钢穿线盒
锅炉臭味剂
隐形防护网
咸阳代理记账
碧宝空压机
防雨篷布
快干胶研发订制
安德森空压机润滑油
沟槽式HDPE超静音排水管
片碱厂家
样本印刷设计厂家批发
切排骨机厂家
防爆地漏生产厂家
水性木器漆生产厂家
丛生大叶女贞
喷漆房厂家
DVI光端机
酒厂灌装设备
萧山纸箱厂
果桑苗品种
Y型柱护栏网
隐形防盗网
合金钢管件厂家直销
4路DVI光端机
眼镜盒厂家
三机一体除湿干燥机
8路DVI光端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